一个充电器背后的中国制造“出海”新浪潮
18-11-15

你一定遇到过这样的烦恼: 

当你准备出差或出门旅行时,你开始收集整理各种充电线和充电器,你的 iPhone 手机,安卓手机,Mac book,iPad,数码相机,每个电子设备都有自己的一套充电器。

它们填满了你本就空间有限的背包。面对一大堆缠绕在一起的线头,你感到烦躁而绝望。 当需要给多个设备充电时,你发现自己还缺一个插线板。酒店、会场、飞机火车上,可没有那么多插座。

但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需要这么多的线和头,为什么不能来个”一站式“的充电器?能给所有电子设备充电。方便还环保? 

再设想一下这样一个场景:

当你出门旅行时,你不再需要携带各种充电头,而只用带一个能装进衣服口袋的一站式充电头,它能同时给你的 iPhone,安卓手机,Mac book 以及 Switch 游戏机充电。而且,它们的充电速度和单独充电一样快,并且不会因为负载过大而热到能煮鸡蛋。 

最近,一款充电产品就实现了这样的功能,而且它来自一家“出海”的中国公司。 

Google 工程师修电脑修出的创业公司

安克创新这个名字在国内市场似乎名不见经传,但在美国的电子配件领域,它的子品牌 Anker 经常出现在各大电商网站排行榜榜首。

Anker 创始人阳萌出生于长沙,在北京大学本科毕业后来到美国攻读博士,毕业后加入 Google,2011年,一直担任软件工程师的他却决定在硬件领域创业。 

“而这一切都源自一次修电脑的经历。”阳萌告诉硅星人。

2011年,阳萌想给自己的电脑换个电池,找了一圈却发现,原装电池贵的吓人,而第三方的配件则价格低到让人无法相信它们的质量。 

在抱怨之余,他却在里面看到了商机。 

“我发现这里面有很大的市场空缺。”阳萌回忆。“我想把中国的制造业资源利用起来,来填补这个空白。”于是,他先是在加州注册了第一个品牌 Anker,然后开始在深圳寻找供应商。 

但作为一个此前只做过软件开发的程序员,他对硬件设计和生产一点都不了解。“没办法,只能交学费呗。”阳萌一个个坑的踩过,而他的产品目标也从笔记本电脑的电池配件,转为了当时正在兴起的智能手机配件。这个决定现在看来十分关键,Anker 因此得以踏上移动互联网的浪潮。

阳萌的想法还吸引了他在 Google 的另外三名同事,包括当时担任 Google中国在线销售与运营总经理的赵东平等 Google 中国的市场部门高管。他们在市场和销售方面的经验填补上了这家“Google系”的出海创业公司的最后一块拼图。而公司也正式落户深圳。 

“充电器未来会变成一个单独的品类”

阳萌将目标锁定美国市场,决定做一家“出海”的公司。他在亚马逊上开始销售。在最开始,他们的产品更多是由代工厂完成制造后,以 Anker 的品牌进行销售,保证质量同时,定价低于官方配件,靠性价比吸引消费者。但阳萌从一开始就不只满足于做“贴牌”,他希望能做自己的品牌。靠技术、设计和质量来和对手竞争。
 

“打造一个中国品牌,这也许是我们这批80后的人的一个普遍的心愿。”阳萌说。 

2012年开始大规模转向智能手机配件后,Anker 逐渐成为美国亚马逊上充电宝品类销量排名第一的品牌。除此之外,安克创新还陆续推出充电线、蓝牙外设、耳机等其他配件产品,并拓展到了家庭智能设备领域。 

2013年,阳萌带领团队研发出了有自主专利的 Power IQ 技术。它能智能识别每个接口接入的设备,据此自动调整电流输出,从而最大程度满足充电速度和稳定性。 

“我们不希望大家认为我们是一个充电宝公司。”阳萌笑着说。“我们背后像 Power IQ 这样的技术才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

一个充电器由两个最重要部分组成。它们是两个芯片,一个负责协议,一个负责功率。只有这两个芯片的功能足够强大,才可能实现“一站式”充电的设想。

Power IQ 技术解决的就是协议的部分。它可以看作是充电器的一个“看门人”,他能通过对话识别出进来的电流来自哪一款设备,从而提供对应的服务。 

而限制功率芯片功能的问题,来自材料。目前所广泛使用的硅材料,无法满足同时充电、保证速度且不会过热的设想,于是,阳萌决定采用新的材料。

上个月,安克创新在纽约举办了首场发布会,公布了全球首款 GaN 技术的充电器。 其中名为 Anker PowerPort Atom PD 1 的充电器,能同时给手机和笔记本电脑充电,最大的功率可以达到27w。而充电器则只有MacBook原装充电器40%的大小,大概一个乒乓球这么大。

GaN 是氮化镓材料,通常用于高功率、高速的光电元件中,目前更多用于航天和军事领域。与现在消费级充电产品中普遍使用的硅相比,它能够支持芯片在更高频率上工作。

 “充电其实就是交流电转直流电,你可以形象地理解为,充电器每次从进入的交流电上咬一小口,咬下来一点点电流再吐出去,就变成直流电。而每一秒钟它能咬多少次,就决定了每一次咬的时候要咬多大口。”阳萌解释道。

“硅的话,每秒它能咬两到三万次就很好了,而氮化镓上来就能咬十万次,而且大家认为能把它做到一百万到两百万次的水平。因此,你就可以把充电器做的很小,而且散热也更好。” 

但作为一种新材料,氮化镓最大的缺点就是太贵,而且在目前的初期阶段性能依然较差。

“我们早在2014年就开始氮化镓材料的研究了,但一直都很不成熟,无法大规模使用。直到后来加大投入,到今年才真的可以使用。”阳萌说。“但是,与硅相比它的量还是很小。现在的成本比硅高一倍。” 

尽管如此,阳萌依然决定押注这个新材料。这和他对电子设备充电这件事的未来的判断密切相关:

“如果我们有一款充电产品,可以给所有电子产品充电,那么新电子产品的包装里就不再需要都去配一个自己的充电线和充电器了。”阳萌在安克创新纽约发布会上说。这是安克创新首次举行全球发布会。

“到时候,充电器就会变成一个单独的品类,就像现在的五号电池一样。”

阳萌认为,未来各类数码产品在包装中就不需要配送充电器,人们拥有一款一站式的充电器就足够了。到那个时候,充电器的生意自然和现在不是一个量级,现在的投入一定会收到回报。 

出海公司的目标:提升中国制造形象

像安克创新这样的典型的“出海”企业,正在提升着中国制造在世界的形象。阳萌跟硅星人分享的经营逻辑,也代表了当下越来越多的中国“出海”公司的想法。 

身在硅谷的硅星人正在遇到越来越多这样的公司,他们不再满足于传统的中国制造,不再盯着中国的低成本和差价来赚快钱。他们希望打造自己的品牌,或者利用技术帮助中国制造更好地走出去,不再让利润都被中间商赚走。 

除了 Anker 这样的品牌商在提高创新,制造业各个环节的参与者都在一同尝试完成这件事情。 

“作为在中美两地都生活过很久的人,我们深知中国制造和美国市场各自的痛点。” Noviland 的创始人之一向婕对硅星人说。这家总部在圣何塞的生产采购平台,希望通过大数据及人工智能等技术,让美国的客户能直接和中国制造业工厂连线,从而减少中间商的“薅羊毛”,让优质的中国制造业企业能赚到更多钱。

像阳萌这样的新一代海归创业者,他们了解海外市场,也熟悉中国的优势。在科技公司工作的经历也让他们知道低端制造业的限制,他们决定依靠技术来改变这一切。中国“出海”公司们,正迎来自己的大航海时代。

Source:Pingwest-硅星人